昆明人的鼠年精神大餐来了!《官渡人家》18日开播

0 Comments

关注我们

这个鼠年春节,昆明人的除夕精神食粮菜单上多了一道菜――从1月18日每晚7点10分开始,本土歌舞电视剧《官渡人家》将以每天两集的播出频率亮相昆明广播电视台K2频道。

云南人苦没有本土方言剧久矣,上一部火爆全省的本土题材电视剧《东寺街西寺巷》,已是10多年前的事情了。

《官渡人家》讲述的是华侨后裔林梦云返回祖籍云南,寻根访故的过程中发生的一波三折搞笑温馨的故事。全剧以官渡古镇为主要场景,以主人公寻根故事为线索,通过真实的场景还原,以官渡方言和风土人情为载体,全景式展现了改革开放40年来,官渡区乃至昆明市在时代大潮中的发展进程,及本地普通百姓在改革浪潮中的生活百态。全剧既轻松幽默,又有浓浓家国情怀和乡土气息,可以说,这是一部既接地气又有高度的本土歌舞电视剧。

在电视屏幕上听着熟悉的乡音、看着熟悉的乡貌,这个春节,昆明人的精神大餐着实丰盛啦!

《官渡人家》这样诞生

改革开放40年来,官渡如何从一个小渔村发展成今天的样子?官渡人如何从贫穷到温饱,再到富裕?陈雁不单是官渡区季官社区党委书记兼居委会主任,还是本片的制片人,他说把这一切记录下来,他有种迫切的责任感。

记录这一切心愿的种子早已埋下,但陈雁一直在等待合适的时机。

机缘巧合,陈雁相继认识了古滇剧花灯传习馆长张雄和云南省著名表演艺术家张三,聊起陈雁的心愿,大家一拍即合,“我们这是志同道合的人碰到了一起”。

张雄和张三,都是土生土长的官渡人,陈雁和他们有着共同的爱好,又有着对官渡的浓厚感情,为了做到最好,一伙人干起事来就变得十分严谨苛刻。

官渡区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市级非遗传承人张雄是这部剧的策划之一,他自己也是个地道的官渡人。“我是官渡的原住民,1969年出生在当时叫先锋公社的金刚塔。”

5年前,张雄与张三就探讨过把官渡古镇打造成影视基地的构想,后来,这个构想具化为打造一部展示官渡渔耕文化的影视作品,里面要有浓浓的烟火气息,还要包含云南小调、花灯等元素。但碍于资金不足,这个计划一直搁置。直到碰到陈雁,双方不谋而合,项目得以快速启动。

项目运作起来后,剧组邀请各方专家全程参与,《官渡人家》融入了歌舞民俗,展现了官渡40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片子拍出来后,我看了很感动,民间力量能够做出这样一部片子,真的很不容易。”张雄说。

《官渡人家》苛刻到每一句歌词

片头曲《我家昆明》其中有一句歌词:“西山睡在滇池首哎。”一开始的歌词是“西山映在滇池首哎”,但陈雁总觉得这句歌词缺了点东西,但又说不出问题在哪里。几个月后,直到他到滇池边一个朋友家串门,见到远处的滇池睡美人,灵感瞬间被激发,“西山睡在滇池,用了睡美人的意境,又能实实在在反映滇池和西山的关系”。

而在片尾曲《官渡人家》里,另一句曾经“折磨”得陈雁寝食难安的歌词是“小石桥上外婆家”。有人看到歌词,给他提出意见,认为小石桥上不可能有人家,而应该是小石桥边上才会有人家。陈雁反复斟酌,坚持保留原词。“我们小时候的官渡,都是瓦房、草房,每天傍晚大人干完活回家,小孩子就跟在后面,歌曲创作上一定是符合当时官渡的实际情况的,炊烟缥缈一家家,小石桥上外婆家――这是一个文化意境,远看,外婆家就是长在小石桥上。”

《官渡人家》里,有30多首原创歌,50个歌舞表演片段,陈雁说,这些原创歌曲,基本上每一首都是这样反复推敲出来的。“通过电视剧,观众能够看到我们云南独特的民族文化。”

下一步,陈雁计划将《官渡人家》放到各大门户视频网站里,让全国甚至全世界的人,都能隔着屏幕感受到云南多姿多彩的民族文化。

《官渡人家》这样炼成

导演彭涌是云南影视行业促进会成员,拿过国内外十几项大奖,拥有上百部优秀作品。“为了创作,我们走遍官渡的大街小巷,对文化、饮食、民风、民俗等都进行了深入的了解,我才发现官渡是昆明文化的根,昆明文化的起源在官渡。”彭涌说。为了完成该剧,彭涌从构思调研到完成制作,历时3年之久。

为了能体现出原汁原味的感觉,彭涌在演出阵容的选择上,几乎全部采用本土演员。主演马瑜遥是国内潜力新星,既有专业扎实的表演功底,同时又深受本土文化的熏陶,配戏的“绿叶”们更是来头不小,花灯皇后、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云南省曲艺家协会常任理事苗飞等本土演艺界明星大腕、书画名家等都倾情出演,参与客串的群众演员超过千人。其中,既有国家一级演员,也有上千名周边村民素人出境。

而剧中对于场景的还原和服道化的设置更是做到了极致。小锅米线、官渡饵块、乌铜走银、猪八碗、刺绣、花灯、滇剧、评书、山歌等非物质文化遗产元素,在剧中得到充分的展示。其中,大量云南民族歌舞的融入,成了本剧的一大亮点。

从目前曝光的片花看,本剧制作精良,已经颇具爆款品相。两首原创音乐《我爱昆明》《官渡人家》已经展现出了超出预期的传唱度。

《官渡人家》告别流量

本剧主演张三,是本片的策划兼导演,他还是开心蒙太奇的创始人之一。

“影视剧挑演员,舞台剧要功夫,我的方言剧挑性格,演真实生活中的自己,让艺术回到生活中。”张三说,《官渡人家》里的演员,大部分是非专业出身,但非专业出身不代表不专业,张三尽可能地让演员演生活中的自己,这样就可以带出原汁原味、地地道道的官渡味道。

张三认为,在中国的影视版图上,东部沿海地区的专长是好莱坞式的片子,而云南利用其独特优势,则更应该向宝莱坞看齐,“歌舞片才是云南的长项”。遗憾的是,云南自从《阿诗玛》之后,直到10多年前才出了一个《东寺街西寺巷》,之后,本土题材影视剧几乎绝迹。“如果我们每年有十部歌舞剧、十部方言剧,总能出得来一两部精品吧?现在的问题是,云南的本土题材影视剧连量都没有,更谈不上质。”

云南独特的民族文化,是张三一直都看好的素材宝藏,他之前拍摄了《建水人家》,此番《官渡人家》顺利面世,他计划在未来拍出《玉溪人家》《曲靖人家》等系列。“当下的云南人是怎么样的生活状态?我们云南人吹拉弹唱轻松愉悦,我们云南人爱工作,也懂得生活,我要把这些东西留下来,让后来人知道这个时代的云南人是这个样子。”

“我长得像厨师,事实上,生活中我也是个厨师,我开过两个饭店,所以,我就在剧中演厨师。”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苗飞在《官渡人家》里演苗扯,在剧中,他的角色是一个年近50岁的餐馆老板,是“老俏”的丈夫,小市民性格,喜欢买彩票,爱好摄影。对儿子管教简单粗暴,因老婆会唱花灯,他也略懂,但不求甚解。对滇菜痴迷,跟着名厨学会了“猪八碗”。爱和张三饰演的三叔斗嘴,常提到三叔年轻时是他的情敌。

通过演这部戏,苗飞现在已经可以自己做出一桌官渡名吃“猪八碗”。“有哪些材料,火候、下锅的顺序是什么,‘猪八碗’都有讲究。”

作为土生土长的官渡人,苗飞说他在这部戏中就是官渡人苗飞,只不过,在电视剧里,他叫“苗扯”。

来源:都市时报 一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