驰援武汉的徐州男护士变身“超能陆战队”,病友喊他们“大白”

0 Comments

说起“白衣天使”,

人们脑海中最先浮现出的往往是

温柔、亲切的女护士形象,

然而随着时代发展,

“男丁格尔”正越来越多地发挥着作用。

在咱们徐州支援武汉的应急医疗队里,

就有好几位男护士,

他们在疫情一线倾情付出,

默默守护病人,共筑“抗疫”防线。

徐州首批23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

徐州市第二批应急医疗队员

王志栋:扮演好“大白”和“护花使者”

王志栋是徐州市中心医院ICU主管护师,同时也是徐州市首批赴武汉应急医疗队的队员。自1月26日抵达武汉后,王志栋就被分配到武汉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的感染疾病病区,负责该病区的护理工作。

我市首批赴武汉应急医疗队队员王志栋

“这里收治的是危重的病人,部分病人需要气管插管。一个班上,换液体、做治疗、监测每个病人的生命体征、吸痰、翻身等等,忙得不可开交。每一名战友都知道,我们要在有限的4个小时内,尽可能地把工作多做一点。”王志栋如是说。

多做些,患者的痛苦就能减轻些。7床的大叔有感于王志栋他们的细心护理,亲切地称他们为“大白”。大叔说,跟孙子一起看动画片的时候,知道里面有个能救人的“大白”,他对王志栋说:“我觉得你们都是大白!不仅给我治疗护理,还给我安慰、鼓励!”

除了当患者的“大白”,王志栋还要做女同事的“护花使者”。2月4日,病房有位病人上了CRRT(肾脏替代治疗),但由于医院里原有护士没太有CRRT护理经验,夜间护理缺人手。于是带队护士长临时调整班次,安排江苏志愿队的两名女护士顶下班。让女护士独自去夜行肯定是不行的,王志栋就接下了”护花使者”的任务。先在凌晨3点左右,送朱美玲去接凌晨4点的班,之后再把下班的赵燕燕接回驻地酒店。

王志栋回忆说,为了送朱美玲上班,他不到3点就起床,做好防护走出房间,看到朱美玲已在走廊等待。“虽然走廊开着灯,可我心里也很害怕,不过你出来了,我就不怕了”――听到女同事对自己的肯定,王志栋心里也很骄傲:“我这个‘护花使者’还是合格的嘛!”

吕成伟:紧张工作之余还要加强技能学习

徐州市第一人民医院ICU副护士长吕成伟是徐州市第二批援武汉应急医疗队队员。今年37岁的他,从事一线工作已有11年的时间,是江苏省重症监护专科护士。

吕成伟是徐州市第二批援武汉应急医疗队队员

1月28日,他跟随队伍来到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随后进入ICU一区开展支援工作。这个病区里收治的全是危重患者,有机械通气的,有血滤透析的,有体外膜氧和治疗的,有昏迷的……所有医护人员均穿白色防护服,戴面屏、口罩、手套,层层防护,乍一看几乎认不出谁是谁。为了方便辨认,大家都在防护服的外面写上自己的名字。

稍稍适应后,吕成伟便立即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监测生命体征,执行各种医嘱,采血、吸痰、换药、翻身……当然,在严密防护的状态下长时间工作,身体上肯定会有些不适应,比如衣服容易湿透,贴在身上;护目镜上起了雾,看不清楚;耳朵被口罩系带勒得红肿;工作中,经常会感到喘不过气,操作一会儿就要停下来,深吸几口气……

对于这些问题,他表示:“在武汉人民的生命面前,在我们坚强的意志面前,这点困难,不值一提!我们微微一笑,继续战斗!”

支援工作并非“干了就行”那么简单,还必须有过硬的专科技能。“这里收治的患者,一般会出现肺部纤维化的状况,病人氧合功能下降,呼吸机也改善不了缺氧症状,此时就需要使用ECMO的支持,但我们原来科室基本没开展过这个技术,我现在就得抓紧学习。”

吕成伟说,每天下班回到宿舍,他都要查阅文献资料,记录笔记,补充专科知识,上班时,还要结合实际操作情况,及时向医护同行请教,提升自己。

李振:忙得像个陀螺却倍感充实

作为我市首批赴武汉应急医疗队队员之一,李振抵达武汉已经近半个月。这些天里,他在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进行支援,每天工作6个小时左右。尽管工作风险大、强度高,可他却很充实,尽显多面手本色。

李振是我市首批赴武汉应急医疗队队员

“在徐州市肿瘤医院重症医学科工作7年,担任科室护理小组组长也有3年了,所以积累了很多重症护理经验,呼吸机操作技术也很熟练。”李振说,此前的工作经历让他能更快地适应新环境,高效开展支援工作。在重症病房,病人多而护士少,李振他们6个人管18张床。2月6日,他就管理了4个病人,2个重症、2个轻症。

30床的大叔,入ICU已有11天了,李振先对其做了全身评估,然后又对其呼吸机参数进行调整。为了防止其出现压疮,他准备给病人翻个身,但大家都在忙,李振干脆自己干。一个人去给病人翻身,肯定要耗费大量体力,再加上防护服密不透风,李振明显感到内层的隔离衣很快湿透了,“防护口罩憋得我大口喘气,虽然很难,还是加油吧!”

30床病人刚安置好,26床的64岁阿姨发起了呼叫。这名阿姨自述憋喘,且担心家人,不停地想寻求安慰。李振就耐心回复她:“您现在一直在好转,病毒感染都有自限性的,相信您很快就会出院的……”

在他的安抚下,26床病人渐渐放松下来。此时,12床老爷子躁动之下弄掉了无创呼吸机器,李振赶紧过去为其开放气道、加压给氧,并为其重新戴上呼吸机面罩。

“每天忙得像个陀螺,但觉得很充实。我就觉得,把每一分钟都抢着过,每个操作都做到位,这是我们应尽的职责。”2月7日中午,李振吃饭空隙向记者回复说。

关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徐报融媒在行动

动态新闻图文直播间

让你第一时间了解信息